李叔的“陈年往事”

日期:2015/05/05 15:16浏览:

“落陵精神”故事汇——

李叔的“陈年往事”

 

7305工作面,大家经常能遇到一个红衣红帽笑眯眯的“老头儿”,每个人见了他都会亲热的打招呼,叫一声李叔。他叫李召怀,是一名老资格的安全员。

有人告诉我:他快要退休了,而在此之前,他已经在煤矿干了30多年,这30多年的煤矿生涯,已深深烙入他的生命的印记。他的每一道皱纹,都隐藏着一个故事。“特种兵出身,中共党员,山东省劳动模范。”在和他深谈之前,我怎么也不会想到,这个其貌不扬、略显沉默的大叔会有如此丰富的人生经历。

说起落陵煤矿,本不善言谈的李叔立即来了兴致,侃侃而谈起来。本来,对于大家这些近几年新分的员工,落陵煤矿的印象其实非常模糊。无非是文件里一再提过的“落陵精神”,或是老职工们津津有味地回忆往昔。而在李叔的口中,“落陵精神”却渐渐清晰了起来。

他说:落陵的采煤工作面不足一面高,新工人下井都是一人一对护膝、一对方木块,把护膝绑在膝盖上,一手拿一个方木块。那时进工作面叫“爬面”,像动物爬行一样,一个紧跟一个。在当时的支护材料是原木柱,工作面低矮,不足一米高,在工作面爬行,一不小心,安全帽就碰到顶板上。那时工作面还是炮采,工人蹲在一个事先挖好的坑里,用短柄铁锨往溜槽豁煤。由于空间狭小,舞动铁锨很是费劲,感觉很辛苦,阴暗、低矮,蹲着、跪着作业,正是用锨一下一下豁出了50万吨年产量。现在想想那才叫“艰苦创业”。现在你们拉个支架,清几锨煤就叫苦叫累,其实比起那时的落陵煤矿的井下条件不知要好多少倍。

1998年,亚洲爆发金融危机,这时候又恰逢修邹济公路,落陵煤矿的煤只能通过附近的白马河外运销往南方,煤炭价格低,而且赊销的账款不好要。那时的落陵煤矿“独苗”一个,没有互帮互助的兄弟企业,而且人口多,底子薄,抗风险能力差。1999年,发工资都很困难,7月才发4月份的工资,甚至发煤票当工资。那时,却从没听见谁抱怨过、悲观过,没有谁想过当“逃兵”,那时的落陵人都是把企业当着自己的家,不弃不离,同呼吸、共命运、一起共渡难关。而想想大家现在的济矿集团,是拥有十几家子企业的大型企业,可以相互支援、抱团取暖,大家目前的现状比困难时期的落陵矿,不知要好多少倍,又有什么好唉声叹气的呢?

听李叔说起落陵煤矿的那些陈年往事,我也开始神往那个激情澎湃,艰苦创业的年代,开始向往那个引领了一代人奋勇向前的“落陵精神”。老矿长王彦伦曾说过:“落陵精神”不单单是落陵煤矿的精神,而是一个时代、一个产业的精神,折射出了70年代、80年代煤炭产业工人用勤劳的双手和辛勤的汗水,创造出的辉煌历程和光荣使命。“落陵精神”是一个综合体,是集体创造的结晶,能够在企业发展困难时期激发干部职工干事创业、不畏艰险、无私奉献和任劳任怨的激情。

上一篇:老王的最后一班岗

下一篇:讲述身边的故事——平凡人给大家的感动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