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黑面书生”马龙春

日期:2010/02/02 11:30浏览:



19年前,一名20多岁,带着眼镜,看上去斯斯文文、白白净净的年轻人,怀揣着一腔的热忱与抱负,一头扎进了落陵煤矿。他就是现任落陵煤矿采煤一区区长的马龙春。

毕业于山西大同煤校的大学生马龙春,在校时就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,曾立志要在煤矿干出一番事业来,并因此报考了煤炭学校。也正是这一念头,才使他在落陵煤矿采煤一线一干就是19年。

干煤矿没有想象的那样简单,不但要有力气,还要有一股不服输的韧劲。进矿之初,马龙春曾一度想要放弃。

1992年,落陵煤矿正处于发展的鼎盛时期,但由于当时全国煤炭行业均存在生产技术落后、井下工人劳动强度大等现实问题。马龙春从一名文弱书生突然变身成为一名煤炭工人,他还是感觉到了极度地不适应。老工人大多是从农村招来的壮劳力,没人拿他一个书生当回事。都以为这样一个文质彬彬的人怎么可能是干煤矿的“料”?高单体支柱扛不动,攉煤撑不了几分钟就气喘吁吁、汗如雨下。看他干活笨拙的样子,有些不懂事的工人就拿他当谈资,取笑他是个不中用的“学生胚子”。

进矿时的满腔热忱已经被消耗的消失殆尽,马龙春身心俱疲、心灰意懒了。

周末的时候,马龙春给母亲打电话,满心的委屈与苦恼一股脑的倒给了母亲。母亲心疼地泪眼汪汪,父亲一把抢过电话,在电话里狠狠地训斥了这个经不住打击的儿子。父亲教训儿子说:“生活不会是一帆风顺的,作为一个男人,就必须去历经生活的考验。堂堂七尺男儿汉,这点打击都承受不住,将来如何成家立业?”父亲的话像一枚钢针,刺痛了马龙春的心。马龙春发誓累死也要干下去,就是要让父亲看看,别人能做的我也能做,不信这世上还有累死人的工作。

虽然马龙春是在和父亲赌气,但他确实是依靠着这口“气”,在井下黑暗潮湿、煤尘飞扬的环境下,咬牙坚持了下来。直到后来,马龙春当上了工区技术员,他才真正明白父亲那些话的真正用意。

从那以后,马龙春不再理会别人对他的看法。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大学生。每天下井后,他都早早跑到采煤工作面上,粘着班长要活干。别人休息的时候,他在巷道里打扫卫生。高单体扛不动,他就抱着往前拖。攉煤累了,他就强迫自己忘记手臂的酸痛,咬牙坚持。

时间一长,马龙春练就了一身好力气。再也没有人取笑他是“学生胚子”。班长分配的工作,他总是第一个干完,然后再帮着别人干。老工人看他抢活干,都纳闷:“这小子是不是疯了?”

相亲伤了他的心,也是那唯一的一次相亲,促使他改变了自己的工作态度和方法。

1993年夏,母亲从老家打来电话,告诉他,家里帮他托媒说了一桩亲事,让他周末回家相亲。马龙春本来不想回家相亲,用他的话说:“不干出点成绩来,决不考虑个人问题。”可经不住母亲一番劝说,又怕伤了母亲的心,只好答应母亲回家看看再说。言外之意,就是相不中就算。其实,马龙春也是抱着“相不中”的心态去的,只是这话没敢告诉母亲。

相亲那天,马龙春按照媒人“指示”来到和女方预定的地点。一番无关痛痒的寒暄之后,女孩开始试探性地问及马龙春的工作情况。女孩问:“听说你在落陵煤矿工作,煤矿工资不低吧?你当什么官啊?”马龙春定定地望了女孩一眼后,说:“我就是个煤矿普通工人,不当官!”女孩纳闷儿地问:“你不是大学生吗?”马龙春说:“大学生进了煤矿也是普通工人。”女孩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,小声嘟囔道:“大学生进煤矿也要当煤黑子呀。”马龙春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原来煤矿工人在别人眼中的形象,不过是个干苦力的。

那次相亲之后,马龙春变了,变得沉默寡言。其实,马龙春是在思考,在最艰苦的环境、最辛苦的工作中,如何融入广大劳动人民的智慧,使工作变得更加轻松,更加科学。

慢慢的,马龙春发现,其实很多工作换一种思维方式就可以做的更科学、更省劲。比方说,开煤硐上溜头的时候,可以借用单体支柱的力量将溜头顶上去。相对原来使用滑轮拉拽,更加省时省力,溜头定位也更加准确。再后来,马龙春还发明了掘煤硐倒溜槽时使用的固定链。省去了人工运漕的劳动力,该固定链还增强了安全性。

这些大大小小的发明、改装,增强了马龙春在矿领导心目中的良好印象。入矿两年后,马龙春即被任命为采煤一区技术员,2000年起任采煤一区区长。

升任区长后,马龙春对自己的小发明、小创造仍然不满足。2009年年初,马龙春又和现场采掘班组长通过不断地试验、摸索,总结出了“掘进煤硐9眼爆破法”, 该法每茬炮打9个炮眼,相比原来的10眼楔形掏槽法,少打1个眼,少用1个管,少用4块药,进尺达到1.25~1.30米。每个小班掘进6米,则需打5茬,采用9眼掘进法,每个小班节约雷管5发,节约炸药3公斤。5个掘进组,每天可节约雷管25发,节约炸药15公斤。每年可节约雷管7000多发,节约炸药4200多公斤。

他将荣誉视为珍宝,有空的时候,他就会拿出那一摞证书来摩挲,他看每一本证书都像看自己的孩子,脸上挂满笑容,眼睛里满是欣喜。

在马龙春的书房里,有一个专门用于摆放证书的书架。书架上摆满了这些年来马龙春获得的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荣誉证书:优秀共产党员、优秀文明干部、技术标兵、劳动模范······

闲下来的时候,马龙春就会把它们取下来,打开看看,再拿毛巾擦拭一遍。12岁的女儿常常不无调侃地说:“我爸把他的荣誉证书看的很重,好像我这个女儿都没有他的荣誉证书重要,真是的。”

也难怪,这些闪着金光的荣誉证书,可是马龙春倾其精力,由一名“白面书生”转变成一名“黑面书生”的最好见证。即便是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,作为一名亲历蜕变的人来说,见证成长与光辉历程的荣誉远比金钱、物质更加彰显得弥足珍贵。

 

(落陵煤矿:孙兴华)

上一篇:职工运动会

下一篇:党旗在综采工作面升起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