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心的那片金黄(运河煤矿:殷允剑)

日期:2018/08/30 09:02浏览:

下了绿树掩映的长堤,走上通往湖里的泥草小路,脚下感觉软软的,如踩在羊绒地毯上一样舒服。小路隐在湖草中,多种湖草开着形色各异的碎花,点点花儿如夜空里的繁星,让人眼花缭乱,目不暇接。一股浓郁的湖鲜味弥漫在我的周围,使我的身心一下变得清新透彻起来。

近岸的湖边是一片明水地,湖水清澈透底,能清晰的看见水底蠕动的青螺和游动的鱼虾。明镜似的水面上,水波不兴,只有偶尔被游鱼或燕子戏水弄出些许涟漪和褶皱来。

明水外的湖面上生着茂盛的浮萍,太阳下浮萍肥厚的绿叶闪着银光。一起一落的船桨,把倒映在水中的芦苇和蒲柳一波一折的摇荡着,像个喝多了酒的醉汉。再远处的湖里却是游船点点,鸥鸟飞天。间或有几架养蟹的网箱高高的插着彩色的信旗,在无遮拦的湖面上猎猎飘扬,好一派如诗如画的水乡风光啊。

坐在渔家的小木船上,戴着苇篾斗笠的老渔民,不紧不慢划着小船前行,船边叫不上名字的水草像少女飘柔的秀发,或长或短,或粗或细,一律在平缓的水波里悠闲的摆动;船底摩擦水草的声音和水泡破裂的声音交织在一起,那种美妙有如天籁般悦耳动听。

我看见一些如水稻般模样,但比水稻肥胖的多的植物不知道叫什么名字,于是请教划船的老人。老人告诉我它叫“苦茳草”,说它是微山湖的宝贝。含有丰富的蛋白质。微山县建了一个外贸港口,专门收购晒干了的苦茳草,把它卖到日本去喂奶牛,非常的“抢手”。他还说到了秋天苦茳草结出的籽儿脱壳后叫芒子米,更是湖中的宝中之宝。微山湖的名吃“老鳖靠河沿”就是因它而扬名海内的。

“老鳖靠河沿”就是在鲜鱼锅里贴面饼子,因为“芒子米”太珍稀,现在大多是用麦子面做的,但比起芒子面做出的味道来,乃有天壤之别。所以用芒子面做的鲜鱼锅饼,才是微山湖正宗的“老鳖靠河沿”。

正沉浸在“老鳖靠河沿”的美味遐思中,同船的人突然叫喊道“快看!那里是什么?”他手指的方向,出现了一大片金色的云霞,又好像是漂浮在水面上的一幅硕大无朋的织锦,绵延数百米。热情爽朗的老渔民说“那是水葫芦花”,说着调了一下船头,飞快的划向那片耀眼的金黄……

我捞起一棵水葫芦细细的品看,它的叶子圆圆的有巴掌般大小,像一个翡翠的小碟子,轻轻的捏一下会发出轻微的纤维破裂声,软软的富有弹性。藤蔓的上端是绿色的葫芦状,(它因此而得名吧?)它的下端又细又长,长满了密密的黑色尖刺,无论多深的湖水,它白生生的根茎都能扎进湖底的淤泥里。大家刚才看到的那片金碧辉煌,正是水葫芦开出的繁花。花儿密密麻麻一朵挨着一朵,像夜空里银河两岸的星辰,又像一丛丛金光耀眼的油菜花。它的花瓣毛茸茸的长着锯齿型花纹,花蕊花蜜也是一色的金黄,并隐隐透出一个美丽的多边几何图案。一群嘤嘤叫的小蜜蜂,上下飞舞,辛勤的忙碌着采花酿蜜。

我摘下一朵花儿,深深吸了一口,“呀!好香的花啊!”我不由得叫出声来。这花香沁人心脾,绵绵久长。若与荷花的清香比起来,显得温馨隽永,二者难分高下。

老渔民被大家的兴致所感染,微笑着说:外地的水葫芦花是蓝色或粉色的,只有微山湖的水葫芦花才是金色的,就像四个鼻孔的鲤鱼那样,是微山湖独有的品种。它不但好闻、好看、结的水葫芦还能当粮食吃呢。老人回忆起了往事:自然灾害的那几年,大人孩子挨饿吃不饱肚子,湖边的人把水葫芦晒干了磨成面粉参进杂粮里,或烙煎饼或蒸窝头当饭吃,才度过了可怕的饥荒,它不知救了多少人的命啊。

是啊,母亲微山湖养育了这些鲜有人知的水葫芦们,也养育了老渔民这样勤劳纯朴的人民。他们一辈子在湖里营生,不知流了多少热血和汗水,毫无怨言的辛苦劳作,把快乐美好奉献给人们。

我不解的问老人:“这水葫芦花的色香足以与荷花相媲美,它为什么没有像荷花一样名扬天下呢?”老人意味深长的说:“它的花期只有短暂的几天,总是在没人留意的时候悄悄的开放……”

老人的话说的实在,值得大家深思啊。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█ 运河煤矿 殷允剑


上一篇:感恩有你——我的物资企业(物资企业:薛小冬)

下一篇:珍爱岗位 学会感恩(圆中园企业:柴会广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