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老一辈落陵人讲那过去的故事之一: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

日期:2017/01/31 11:13浏览:

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

落陵煤矿是1970年市政府支撑,煤炭冶金企业牵头筹建的矿,2011年关井,矿井寿命41年,实际生产33年,开始年产量21万吨,后来矿井改造产量达到50万吨,经历了八任矿长,矿长们一锤接着一锤敲,一任接着一任干,1992年被煤炭部评为第一批质量标准化矿井。从一个不起眼的小煤窑发展到济宁矿业集团,这是落陵煤矿老一代人的骄傲和自豪。可以说:落陵煤矿老一代共产党员、干部和职工代表带领广大职工群众不畏艰险、克服困难、艰苦创业、拼搏实干,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可是落陵煤矿当时的艰苦条件、艰难的环境条件,跟大家现在的条件相比,大家是想象不到的。最艰难的时期的这部分人都已经退休。

落陵煤矿建矿初期,搭着帐篷,租着落陵村的民房;没有资金,缺少技术人员;1970年建矿1976年底试生产。管理人员是从唐村煤矿请来的老工人,设备是从唐村煤矿借来的淘汰的旧设备,煤层厚度不足90公分,特别是采煤工作面条件极其艰苦,采煤工作面木支柱支护顶板,放完炮后多数柱子崩倒,大面积空顶,工人从溜子上爬着进入工作面先跪着扒出窝子来,蹲着支上柱子,坐着攉煤,一个班每人至少攉十节溜槽(每节1.5)的煤。这只是工作了一半,出完煤后还要整修,密集处16棵木柱子为一组,然后再增个木垛,蹲着用锤回不掉柱子就用斧子砍断,老塘里不能留一棵站柱。1985年工作面换成了金属支柱,放炮之后仍然被炮崩倒很多。那时候不只工作八小时,条件好时,早上5点钟起床,晚上六点钟升井,但是这样正常的时间很少,由于放炮支柱倒的多,工作面经常冒顶,不能正常生产;再加上机械设备陈旧落后经常坏,出煤的时间一个月占不到三分之一,矿上每月给工区下达7000吨煤的任务,根本就完不成。职工经常延点扒矸石,有时候几天扒不通工作面;没有班中餐;没有洗衣房,每天只能穿着湿衣服下井,一些职工得了湿疹皮肤病;食堂没有餐厅,自带碗筷,几个人围一圈在院子里地上吃饭,每人28斤粮票不够吃的,还要从家里自带干粮。30多人住在北工地厂房里,稻草麦秆铺地,矿上发个芦苇席,自带被子;冬天厂房里支个炉子取暖和烧水夏天没有风扇,从工人到干部每月工资38.5元。干活不兴公分,不讲工资报酬,分多少活干多少活,自己干完了还主动帮助别人干,给多少钱就多少钱,大家的干劲十足,没有讲价钱的,没有人抱怨延点,就是一个目标,干不完不升井。上井后大家就到外边饭店里喝酒,别看那时的人穷,工资低,挣钱少,大家一点也不小气,买烧鸡,吃牛肉,一醉方休。过去常说:干煤矿井下是死了没埋,人的心里都有说不出来的痛苦。每个月4天休班。吃住在矿上,以矿为家,回家就想走亲戚。

在试生产期间,安监人员少,现场没有跟班安全员,由于安全管理制度不健全,现场条件不好,事故接连不断。据我统计,落陵煤矿从1970年建矿至1993年(共23年)死亡27人,  骨折工伤143人,破皮伤不算,按照当时省局里任局长说:“你们落陵矿死人的年份多,不死人的年份少。”在那个年代,几乎三天两头从井下往井上抬人,每个下井的工人每天都胆战心惊的干活

我是1977年入矿(刚刚试生产的第二年)分到了采煤三区,刚下第一个井,带着镐,带着攉煤的锨,爬进工作面后看到大面积的空着顶,班长安排我,跪着扒窝子,支柱子,顶板咚咚响的声音,老塘里面哗哗落顶的声音,顶板不时的掉渣,木柱子压断裂的声音,煤壁压爆裂的声音,假如是你,遇到这种情况你害怕吗?我吓呆了。除了头上戴的矿灯亮以外,到处一片漆黑,第一个班,我攉煤慢,班长和工友们都来帮我攉煤,帮我整修,在井下工作了12个多小时,终于完工升井了,老工人对我说:今天完活早,顺利。升井后在澡堂里洗澡,每个人除了牙是白的,满脸都是黑的,我的两只手磨出了血泡,洗完澡后工友们喊我去喝一点,我没有去,我也没有去吃饭,我躺在铺上哭了,我一夜没有睡觉,我悔恨了,绝望了,本来我有一份好的工作,不该来矿,是我对工作不满足......

天明了,我下决心,宁愿死在井下也不能回家,决心在煤矿干一辈子。第二天,不少工友带着被子回家了吗,我没有走,班前会点完名后我给班长看了看手上的泡,班长让我暂时开溜子,整修时运木柱子。手上的泡好了再攉煤,一年后,我适应了井下的工作,两个手上磨出了厚厚的茧子,膝盖上也磨出了茧子。后来我当了班长,我以身作则,下井第一个进入工作面,完活后最后一个离开工作面。有一次,在工人完活后我验收工作面质量时,工作面老顶来压,像打雷一样响,特别危险,我在工作面中间,来不及往下趴了,顶板随时有垮面的危险,我马上找了个炮窝,在面前不时地支柱子,柱子一竖起来就被顶板压住了,吓得我浑身冒汗,等了一个多小时,哗!顶板落下了,面上劲小了,我听到工友们在巷道里喊:班长、班长......

有一次,我的工友在攉完煤整修时,被矸石埋上了,我和工友冒着危险扒矸石......

在采煤工作面工作了十几年,我带的班年年是先进班组,在这期间,矿上劳资科、供销科、安全科领导多次找我谈话要我调上井来,我没有答应,我和全班的职工产生了感情。

到了后来,落陵煤矿有钱了,先是在南院区盖了平房,后来又拆了盖了楼房,盖了礼堂,盖了招待所,建了医院、学校一直到90年后才建设完善。

每当星期天,我到洸河花园树林里,经常碰到当年一起工作过的老同志,每当谈起当年入矿的艰苦环境时,历历在目,大家见面还是那种老味。有的同志说,想想当年,没想到能活到现在,没想到能搬到城市里住上楼房,没想到能领上退休工资,没想到能落个好身体,没想到能在这里一块打牌,来麻将,没想到孩子们都买了车,回到家一趟,邻居们都另眼看待

大家这一代老人,不要好吃的,不要好穿的,儿孙满堂,心里特别满足,有的老同志说:俺的孩子能吃苦,从不多休班,不给领导添麻烦,工作任劳任怨,人人都夸好,有的还当了班长,说话面带满足的笑容。

也有的老同志说:我家的孩子不争气,经常旷工缺勤,矿上领导经常往家打电话,有的老同志讲:俺的孩子不孝敬,只知道花钱不知道挣钱,我活够了,生不如死,哗哗地掉眼泪,说给这些老工人听,我劝导他们说:年代不一样了,如:70年代结婚4大件:八仙桌子、老式椅子、梳妆桌子、柜;90年代结婚四大件:自行车、缝纫机、洗衣机、冰箱,现在找对象:市里要有楼房、汽车、三斤三两,还要有较好的工作,现在大城市里男女单身很多,结婚结不起,租个对象回家过年,青年人的思想压力有多大,家里父母压力就有多大,一些老年人说生不如死,活得累。贵州省的一个贫困县叫杨军的邻居家的女儿去年刚在乡下参加工作,向对方要40万天价彩礼,她的父母说我家闺女有工作,一个月三千多,我要四十万还多吗?

朋友们在当今的社会,你们这一代青年人的负担并不轻,在原来黄金十年的时期,你们攒了点钱,买房子交了个首付金,有的买了车还贷款,孩子上幼儿园每年还要交一万多块钱,工资一降低,你的资金链断了,大鱼大肉舍不得吃了,歌舞厅你舍不得进了,好衣服好手机舍不得买了,你遇到了出生以来最大的困难,但是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大河没水小河干,领导也无能为力,这是暂时的,济矿集团到目前为止做到了“四个没有”(即“没有亏损、没有欠款、没有库存、没有拖欠工人工资”),不让每一个职工下岗,保住了每一个职工的生活费。在这爬坡过坎时期,号召大家每人节约一元钱,在困难面前,大家大家要顶住,一家人,一条心,一个拳头一股劲,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!

我总结一句话:落陵煤矿建成全国第一批质量标准化矿井,是老一代人艰苦创业、敬业爱岗、拼搏奉献、真抓实干、团结一心以矿为家的敬业精神换来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■ 退休老同志  赵成功

上一篇:落陵精神”故事汇(14)一件小事

下一篇:听老一辈落陵人讲那过去的故事之二:干不完不升井,不给下一个班留隐患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